【数字货币是什么】Maker黑天鹅事件暴露出DeFi是空中楼阁?

白话区块链/2020-09-28/ 分类:专栏/阅读:
2020年的三月,注定是一个会被历史铭记的月份。这个月里,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开始呈现爆发,多个国家封城甚至封国。 ...

 

2020年的三月,注定是一个会被历史铭记的月份。

这个月里,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开始呈现爆发,多个国家封城甚至封国。

美股暴跌,原油暴跌,比特币暴跌,甚至黄金也在跌,一切所谓的避险资产仿佛都失去了意义,只有现金,尤其是美元才是王道。然而美联储紧接着“不负众望”的无限量QE(理解为无限量印钱),让人不禁彷徨,手里还该拿点啥?

而区块链也没能躲过这一劫,在DAPP,公链等一众故事暂时讲不下去,跨链还在难产中,现如今唯一能拿的出手的DeFi也是在币价暴跌那天(史称黑色星期四)迎来了当头一棒,领头大哥MakerDAO因为ETH的暴跌,引发大规模清算,又因为ETH孱弱的性能,导致大量ETH被0元拍卖走,形成了500万美金的债务亏空。

于是乎,Maker在过去几天做出了数个决定:

1.增发Maker(相当于稀释现有MKR持有人的份额比例,用以偿还债务);
2.增加USDC作为第三个可以铸造Dai的抵押物以增强流动性(此举引发了关于DAI“去中心化”纯粹性的大讨论,毕竟前两个ETH与BAT都是纯粹的去中心化加密货币);
3.调整多个风险参数(比如Dai的存款利率,拍卖最长时间等等);
4.MKR的代币控制权由基金会完全转至治理社区,MKR代币现在100%由MKR持有人控制。

嗯,这都不是问题,在笔者看来,增加类似USDC或是未来BTC等作为抵押物,本就是强化系统健壮性的有效举措,但凡MakerDAO的主体抵押物依旧是ETH,系统也依旧运行于ETH,我们就不该对USDC可能“污染”DAI去中心化的“纯粹性”抱有太多的敌意。

然而,想说的是,MakerDAO最大的风险,本就不在此。

MakerDAO最大的风险,从来都是ETH本身,严格意义来讲,它与ETH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的。

若是Bitmex没有拔掉网线,会怎样?

你可能已经听说了, 比特币当天之所以止步于3700并迅速反弹,是因为Bitmex“拔了网线”。至于是否真的像官方说的硬件故障以及后来改口的DDOS,我们不得而知,我们只知道,24分钟的宕机之后,BTC期货价格开始从3614快速反弹。

业内很多资深人士其实明里暗里都支持Bitmex的这次拔网线,因为这相当于一次“隐性熔断”——及时为恐慌情绪刹车,缓解流动性陷阱。很多人开始呼吁我们应该像股市一样有个真的“熔断机制”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
若是Bitmex没有宕机,你猜会发生什么?

可能很多人经常喊的“归零”不是梦,因为有太多的BTC作为抵押品都锁在Bitmex出不来,任其这样螺旋下跌,1,2千的BTC可能也会看到。

如果是那样的话,你猜ETH的价格会打到多少?

3700的BTC对应86的ETH,1,2千的BTC,ETH价格跌倒2,30是板上钉钉的事儿

如果真的到了20美金,MakerDao会怎样?

要知道,ETH那天若是跌倒56美金的话,将会清算5200万美元的ETH抵押品,若是2,30美金的话……可能Maker这个项目就彻底凉了。

尤其是考虑到跌至86美金时自动清算与其他以太坊上所叠加的拥堵,便使得Gas费用飙升至最高30美元,造成了超过30%的0出价清算所导致的不良债务500多万,跌到2,30美金时候以太坊网络上的拥堵状况,0出价清算占比以及MakerDao的不良债务……简直不敢想象。

若是MakerDao更火了,会怎样?

在这个DeFi的元年,Maker里面锁定的ETH有多少呢? - 两百多万 - 占整个ETH发行的2%左右而已。

如果过几年,DeFi大火特火,MakerDAO一直保持领头羊的姿态,里面锁定了2千多万甚至更多的ETH,占整个ETH发行量的20%,甚至更多,然后铸造了几十亿的DAI(假设ETH价格之后恢复到500-1000美金),然后又来了一次类似的,甚至更加猛烈的黑天鹅,你们猜,行业与币价会是一个怎样的状况。

当然,MakerDAO的清算机制肯定在达到阈值时立刻启动清算,哪怕过抛开以太的性能问题(接下来会讲),当抵押的ETH足够多的时候,市场能否接得住一个开始死亡螺旋的ETH?

打个极端点的比方,若是总量价值100亿市值的ETH,有一半,即50亿市值的ETH在Maker里,发行出40亿的DAI。当ETH开始遭遇黑天鹅暴跌时,按照MakerDao的机制,理论上是应该可以在ETH市值跌倒七八十亿的时候开始清算,到只有50亿或是40亿的时候全部清空(卖完全部ETH)

但这只是想象中的场景,当那种级别的黑天鹅发生时,又牵扯到现在几十倍的体量,市场能不能短时间接得住这么多ETH,是个问题,即便接得住,滑点可能变得很大,会不会卖光ETH的点位比理论上低很多,已然凑不足40亿来支撑外面发行的40亿Dai,这种情况下,Dai的价值会受到严重影响,一个稳定币要是后面没有足够的抵押物支撑,其“稳定”二字也便无从谈起。

当然,MakerDao火到占比这么大的ETH份额,目前只存在想象之中,要达到这个体量,要很久,也可能永远不会有这一天,毕竟ETH转POS之后,多数的ETH,可能就被Stake(质押)掉。但既然存在这个可能性,便应当多想一想。

此次风险暴露出来的最大问题之一ETH性能

其实严格意义来讲,MakerDao的机制设计还是OK的,足够的超额抵押,足够提前的清算机制,虽然面临着滑点可能较大的风险,但不至于清算失败。

然而,这次的500万债务,“罪魁祸首”便是以太坊过于糟糕的性能。

黑色星期四时,以太坊网络拥堵导致 Gas 价格飙升至平时的 10 倍以上,清算过程中一些用户尝试针对 0 美元的出价者加价,但由于网络太堵,根本写不进区块,使得拍卖过早结束。当时一些玩家需要支付平常价格 100 倍Gas 费用,才能被区块收录。当时Maker预言机的价格更新也同样无法被写入区块。很有意思的是,有人说这可能是个不幸中的万幸,因为这种拥堵事实上导致 ETH 清算闭环断裂,有点类似间歇性熔断,不然毫无阻碍的流畅清算,有可能导致比86美金更低的价格,形成更加恐怖的死亡螺旋。

那么ETH2.0会是解么?

只能说——有可能。

毕竟,ETH这种GAS模型的设置,本身就极具争议,当年Fomo3D之所以能够结束,本身便是利用以太坊Gas模型与性能的“Bug”,使得游戏强行结束的。

再者,即便2.0是解,这个解,保守估计3年,悲观预计5年甚至更久,才能实现。在这期间,ETH1.0可能依旧会经历类似312黑色星期四这样的黑天鹅事件,这一次,500万债务通过增发MKR换上了,下次呢?尤其是下次发生的时候,跌幅如果更大,就像上文所说,若是抵押了数千万ETH进去,ETH1.0,该如何应对这样的自动清算系统所带来的网络拥堵呢?

此次风险暴露出来的更大问题:无根之木

美股有熔断,但其实就算没有熔断,也不会一直这样跌下去,毕竟,这些公司的营收与利润在这摆着,就算封城了,大家还是得去沃尔玛买食物,用苹果的手机,开福特的汽车……跌的无非是经济大环境的预期,公司利润的下降,市盈率的变化等等……

DeFi呢?或者我换个说法,ETH有可能归零么?

ETH的确是当前生态最为庞大,开发者数量最多,最为成功的底层公链。

但这不意味着它不能归零。

要知道ETH的价格是怎么从几美金涨到了上千美金?- 是因为上面有了什么了不得的应用么?

还真不是,原因简单到令人发指 - 因为拿ETH发币最方便,同时期的NXT,Waves等智能合约都相对不够灵活。

当时17年,很多项目都是BTC与ETH同时收的,再后来爱西欧盛行,只用ETH实在是方便很多,ETH便成了硬通货,一定程度上取代了BTC圈内货币的职责。

再后来,爱西欧被证伪,ETH市值也便没了支撑,从当初的1500美金,最低跌至80美金,跌去了近95%

然而,惯性的力量是可怕的,毕竟,ETH上面有了上千个项目,虽然绝大多数都是空气,但相对于其他公链,那些连空气都没几个的公链,ETH,还是好太多。再再后来,有了DeFi,ETH抓住了新的救命稻草,所有的叙事,便开始往DeFi上靠。

但这远远不够,若我问你,ETH的价值在哪,你的回答可能是 - 它是能够支撑DeFi的基础设施。

再问你 - DeFi里面主要的抵押物是什么?- 你的回答是 - ETH

细细一品,这其实很奇怪,就像是,你问一个人 - 你为啥牛逼?他说,因为我爸牛逼。

然后找到他爸,问,你为啥牛逼嘞?他回答,因为我儿子牛逼。

是不是逻辑上说不通?如果他爸爸说,我是李刚,我官大钱多,是不是感觉就没毛病了?

所以你看,要么DeFi上的主要抵押物不是ETH,而是USDT,BTC或是其他的资产,ETH专心做一个基础设施;要么ETH上有着丰富的,连接外部世界的DAPP生态来支撑其基本价值,DeFi只是其生态的一部分,而非主要或是全部,这个逻辑,才能自洽。否则,完全依赖于ETH的DeFi,与完全依赖于DeFi的ETH,就像是绑在一根线上的蚂蚱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这对两者来说,既是相互促进的机会,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风险。

阅读: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
链宇财经_区块链_比特币BTC_IPFS矿机挖矿_交易所平台
  • 商务合作微信:juu3644
  • 链宇粉丝群微信:qia3867
  • 新闻报料微信:zefmk896
  • 微信二维码
    Copyright 2018-2020       版权所有       
    二维码
    二维码